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重现文明探索社会与守护家庭海口商家

发布时间:2020-02-14 23:25:18

重现文明、探索社会与守护家庭

由于进入现当代以后,中国一直是沿着西方主导的国家(或全民)与个人(或个体私利)的二元关系式命题前行;由于经过1百年、特别是这3十年不管不顾的深层“西化”,“中华文明圈”最坚固、顽强、体大与沉重的大陆承载者之新中国,一方面已经完全中断了文明之道、冲毁了社会、动摇了大家族家庭及其附着于之上一切红绿与构建,另一方面也带着中华开国时期独有的国家强权和商资经济条件下的极度个人主义之两份难受管束的“大礼”,来到了一个貌似“不中不西”、两套体系对峙并存的新时期。

在我所规划出的一整套“大一统圆环”上,可以说,就个人环节而言,我们正在经历着西方曾走过的个性、私欲横行却少有引导、制约的阶段。这是一个个人主义与人的动物性、私欲占有力,宣泄、发挥到极致的一个时期。而就国家层面来讲,我们又刚从保种救国战争、全面内战及立国之初的周边战事中走出,整个国家机器与系统,还不可避免地携带、残留着强权与杀伐之气。

正因为如此,比经济上差异的贫富差距更加可怕、更为深层的矛盾是,作为所谓全民、全民族利益代表着的国家与极度膨胀着私欲私利的中上层个人间,难以弥合的巨大断裂带。这是当今中国分裂大格局的先天性主导因素。这是当今中西之争、公私与国企民利之较量、和官民矛盾和上层利益集团与中下阶层出现“两张皮”各行其道、各有执念的一个现实社会基础。

怎么办?掌握了中华文明之道的“大一统圆环”后,很简单的做法便是:在文明、国家、社会、家庭、个人5大环节中,选取被忽视、被遮蔽和长期塌陷了、没能丰沛挺立起来的其中三个环节,也就是文明、社会、家庭这三大层面或领域,好好地、认真地做好作业,弥补不足,使中华文明之道上的“大一统圆环”构建与形态,接续起来,饱满起来,贯通起来,和谐有序起来。如此以来,复兴之路可上正轨,公私之争能够调合,东方崛起有了指引,中西之辩终将以新文明的诞生而实现全面的兼容统合。

具体来说,在文明的平台与环节上,要分近期与长时间。长期来看,在全球范围内,扯起中华道合文明、天下世界文明、全人类下一个新文明时期的大旗来,那不仅是必须的,也是可行的,乃至是不能不如此的。而从近期看,最关键的第一步,先是要在历史传承与思想理论的研究上,做好自己的文明研究。这是需要中华学人勇挑重担的开创性研究领域。这是一种从性质、范围到持久性、作用意义,丝毫不亚于人类关于国家、民族、个人层面之不懈探索的复兴新探索。更何况,在国家、特别是现代国家层面上,西方已做得足够多了。西方研究国家,我们更应研究文明。这是由我们历史上曾经跨越两千年的中华文明和未来将要为人类引领出一条五百、上千年新文明的发展之路所根本决定的。

现如今,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全球范围内较早地成立了世界文明研究中心。虽然这仅仅是探索性的第一步,却也是中国人抢占全球关于文明研究之高地、拉开序幕的一步。在我看来,由于其尚未能转到研究文明时期最具标杆性的中华文明上来,更没有站在文明之道的道统或道合视阈上实现突破,所以,我还不认为其是开创性的,是开时期之先河的。除非等到那一天,中国社科院或其他别的什么全国性研究机构,成立了一个中华文明研究中心,且将自己的主要目标放在了文明背后一整套文明之道的研究、发掘上,我才会认为其是开启了一个中国人研究文明与中华文明总路径、总规律、总性状等的新时代。

文明环节上近期的第二步,便是国家最高层与全部中国社会的话语,要能从“民族复兴”转变到“文明复兴”上来。这看似仅仅是一个提法问题,实际上却代表着中国人的认知与观念尚处在什么样的阶段与层面上,甚至更标志着中国国家社会有没有与内外环境相适应地走到那一步!鉴于此,更基于自觉认识与整体观念转变的艰巨性、复杂性、持久性,我对文明研究与文明复兴观的确立,短期内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固然了,少数先知先觉者们的努力,甚至从现在和早前一个时期,其实就已经开始了。

再来看社会这个更具实践性和更加现实的大平台、大环节。如果说,文明与文明之道的自觉,还需要一个较漫长的过程的话,社会,却有可能最早迈出全面创新实践的第一步。甚至,也可能最早取得一大批实实在在的、耐人寻味的成果的。

为什么会这样说?1是,大社会的雏形、特别是中西社会交杂的史无前例之大格局,已在中华大地上买下了生长、发育的种子;2是,过惯了社会化集体生活的中国人,顽强地如他们迷恋自己的美食一样,对社会构建、社会丰化、社会滋润、社会幸福,抱有西人难以理解的热情与向往;三是,整个国家的全面转型(包括经济的、社会的、政治的、文化的、生态的、乃至外交的转型)与简政放权,注定需要建设起一个强大丰饶的社会来;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了出现本身对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比较优势,也为了留住民众、凝聚人心、保护稳定、巩固执政地位,不可能不识大体地大力启动社会的全面建设。

社会改革与建设,最重要的关系是上与下的动机、动能。就国家上层而言,经济转型、社会转型、国家治理方式的转变,需要下放权利,需要把管不过来管不好的一切事务,分解下放下去。可在当今权贵、私资力量做大,民众社会气力尚缺乏自觉、尚没有很好发育、尚没能组织化系统化成熟化的当口,不尽快培养甚至扶持一大批骨干性的、惠民性的、区域性的、阶层行业性的、公益正能量的社会组织团体,势必会造成国家所放权利、被资本及少数人鲸吞的危局出现。

就个人层面来讲,1是基本满足了财富需求的现今中国人,普遍地对精神、思想、文化、甚至信仰有了更高的要求,而社会恰恰是盛产和能够为每个人量身定做社会性精神文化产品的地方;二是,老龄比重越来越大的中国社会,会因中老年人的社会迷恋与社会关注,而修正本身极度私己化、物资化、利益化、非道德伦理之取向的;3是,人情味浓厚的社会化生活方式,特别是不断拓展和丰沛的各式各样“社会大家庭”,会让许多想要移民到“好空气、好生活、好无聊”国外去的人们,更愿意选择留下来。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总的看,社会建设与培育,最有可能成为国与众、官与民、高收入与低收人、想走之人与愿留之人、西方公民社会与中华公众社会等等各方意愿和势力,达成一致朝向与统一共鸣的地方。但愿国家顶层设计策划者们,能够及时地意识和致力于此。

最后,来看一直带有浓郁宗亲宗族色采之中国社会的家庭。一是,中国人的家庭,与世界所有文明、国家的家庭一样,是社会的一个基础细胞。也就是说,家庭,不仅是个人生活的一部分,更是社会化生活方式的起锚地和归宿地。所不同的,或从某种意义上说具有本质性不同的是,中国人的家庭,从来都是大家庭,甚至是宗亲家族关系紧密、坚实到如小家庭般的超大“家社会”。许多人,一生都可以仅仅因生活在自己的“家社会”里,而无需走向真正意义上的社会,而且还相当地有社会感与明知社会人情事理。

2是,世界上的每个家庭,都承载着教育的功能,都有自己的“家庭教育”。可是,几乎没有那个文明类群、国家地区的家庭,能够自觉地、系统地、全面地、知行并举地将对后代的教育,升华与完善到中华家庭教育的地步。这一切,只因任何的其他文明,没有自觉的天下文明之担当,没有家家传承核心文明之道的使命,没有以文明教化千秋万代的一整套愿景与实践。所以,中华文明下的每一个家庭,注定会发育出别的非自觉理性文明、非一统构建文明、非文明类国家,所根本没有的家传、家承、家教、家训、私塾、家族祭祀及耕读等一整套的传统来。

三是,家规、家法、家礼仪、家信奉、家文化等,以民俗习俗的方式,一直久久地、顽强地、甚至不受王朝与朝代更替而坚实地存在着。家有大事,丧父失母,甚至当朝有天大的事,为官者也是会回家做较长时间的守灵祭祀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现代社会,特别是引入西方的思维观念与生活方式后,中国的家庭基础与结构,产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今天不多说别的。仅就“大家庭”或中华式样的“家社会”的瓦解和“小家庭”的异常不稳来看,这是极为有害于社会,从而也是有害于个人及子女的。鉴于此,可考虑以合乎道理与更加人性化的方式,增进家庭调合,加大离婚本钱,保护家庭稳固,惩治对家庭的刻意与过度伤害。当然,在这方面,应当如何重新巩固与构建新中华文明时期的大小家庭关系,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思考和探索。但有一点,出于文明之道和建设更美好社会的需要,稳固这1“家社会”,建立起顺畅相适的大小家庭关系式,乃至趋利避害地实现家庭对社会的担当与对个体的尊重,应该是一个大体的思路。

总之,无论如何,不管在具体的意见指引上是否是应该、或是不是真会按我之见解推进,我相信,在一个新文明“大一统圆环”模型的分明指点下,我们都必须明确地认识到重新发现和重启文明进程、全面培育与推动社会建设、进一步稳固大小家庭关系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这不仅关系到每个人,更关系到整个国家、乃至人类的未来。

这是我为今后中国开出的“大药方”!这是未来百年以上中国最高最大的顶层设计!

什么东西能治口腔溃疡
希爱力和必利劲怎么选
希爱力和印度希爱力的对比
术后ED的药物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