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武极魔圣 第三百七十九章对峙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1:13

武极魔圣 第三百七十九章对峙

那黑衣人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是露出了一双阴鸷的眼睛。但即便如此,沈良还是一眼便认出这人便是那明月坛的冥狼。

许诸跟冥狼的存在犹如一根钢针扎在了沈良的心头,若是不除,迟早会出事。

那许诸不用说,无论是为了苗玉瑛还是报自己之前的仇,这许诸必死。

冥狼虽是那实力强悍的明月坛之人,但是他惹自己在先,也怪不得沈良要下狠手了。

之前沈良一直在帮中养伤,而冥狼跟许诸也一直待在混乱之都中,因此沈良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而如今,这两人齐齐送上门来,沈良哪里还有拒收之理。

除此之外,那壮硕青年正是沈良在来这混乱之都的路上遇到的那位厨艺不凡的秦昊。不过二人只是萍水相逢,并未有太大的交情而已。

再观树林中。

秦昊七人虽是异常勇猛,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片刻过后,便有四人接连被砍翻在地,在惨呼声中横死于乱刀之下。

而现在场上就只剩下秦昊三人在苦苦的支撑。三人的身上都新添了不少伤势,更有一人腰中数刀,血流不止。

秦昊三人抱成一团,有些惊恐地看着眼前满脸狰狞之色的众人,一时间心如死灰。

许诸冷笑道“想好了没?那洗髓花可是愿意自己拿出来了?”

闻言,那秦昊满脸的悲愤,当即缓缓从怀中掏出一个狭窄的巴掌大的精致木盒。

秦昊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手中的木盒,心中暴现出一抹疯狂。

“你杀我兄弟,这洗髓花我哪怕是毁了,也绝不会让你们得到!”

此言一出,众人面色大变。

就在一声声的惊呼下,秦昊将手中的木盒高高地抛起,接着一掌奋力地朝上拍击而去!

“不要!”

许诸跟冥狼连忙飞身而起,竟是打算硬抗秦昊一掌,夺下这洗髓花。

许诸跟冥狼的动作可谓是极快,但有人比他们还要快。

沈良一听那秦昊要毁去自己志在必得的洗髓花,当即再也忍不住从丛林中飞窜而出,与此同时腰身微微扭动间便是隔空挥动出擒龙手。

擒龙手在沈良的控制下,竟只是化作一尺的大小,转瞬间便是凝聚在距离秦昊不足一丈的空中

武极魔圣  第三百七十九章对峙

,欲要夺取空中的洗髓花。

不得不提的是,沈良距离那秦昊可是有将近七丈的距离,能将擒龙手凝聚在如此远的地方,可谓是有些恐怖了。

这些天内,在云龙真人的严加训练下沈良不仅锻炼了六识,增强了身法,收获最大的便是擒龙功。

除了自己摸索出一些妙用以外,擒龙功施法的距离也是扩大了不少。这也是沈良实力增强的无言证明。

只不过现在事发突然,再加上沈良距离那秦昊稍远,怕是无法顺利夺下那洗髓花了。

许诸跟冥狼不行,沈良也不行。但这并不代表没人做不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在那股狂暴的真气即将摧毁木盒的那一刻,空中好似有一道无形的大手,掀起凛冽的狂风,竟是凭空将那木盒吸走。

木盒当即如同离弦之箭飞离了秦昊的头顶,化作一道残影,当即从沈良的身边疾袭而过。

沈良心中一动,下意识伸出的手又是收了回来,腰身扭动间便是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待沈良回头看去,便见不远处那云龙真人正打开了木盒,笑呵呵地看着手中之物。

沈良的心中当即松了口气,心中一喜。

“阁下何人?为何要抢我们的东西?”许诸的注意力完全被云龙真人的动作所吸引住,以至于并没有怎么在意此刻背对着他的沈良。

而冥狼则是皱眉地打量着云龙真人,总觉得这人在哪里见过。

“天材地宝,有能者得之,何时变成你们的东西了?”云龙真人缓缓合上了木盒,将其收了起来,淡淡地道。

沈良嘴角一抽,心中暗道分明是从人家手里抢的好吧,怎么变成了有能者得之?

不过……这法子他喜欢。

冥狼心头骇然,浑身一阵微微哆嗦,忽地想起了之前一招重创了他的黑袍人。

这人的服装以及声音不就是从自己手上救下沈良的那位神秘人么?

冥狼的心中异常的惊惧,却是并未当即出言提醒那许诸,自己只是隐晦地朝后退了两步。

想来现在自己如此模样,那位强者应该认不出自己吧。冥狼的心中如此地想着。

闻言,那许诸出奇的没有动怒,反而是跟冥狼相视一眼,但二人彼此都看到了双方眼眸中的那一抹凝重。

刚才云龙真人那神乎其技的一招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自然也包括沈良。

沈良虽知自己的师父实力极其强横,更是将擒龙功练到了第二境界“气”,但并不知此境界的擒龙功威力竟是如此之强。可以说是悄无声息,杀人于无形。

这一刻,沈良也终于相信关于擒龙功的那一句介绍了。

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就在场上众人议论纷纷之际,沈良缓缓冲众人转过了身。

冥狼跟许诸本是盯视着云龙真人,暗自商量着对策。不曾想,两人在那一刻竟是看到了让他们极其怨恨的一人。准确的说是一位少年。

“是……你!!!”冥狼对沈良怒目相视,语气冰冷到了极点。

那许诸的面色同样是不好看,那一股强烈的怒火毫不掩饰地表达在了脸上。

对于二人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沈良毫不在意,只是冷笑一声便扭头冲那秦昊微微一笑。

“秦大哥,好久不见!”

秦昊微微愣神,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位兄弟是……”

沈良呵呵一笑,提醒道“那晚的兔子肉做的就是比我好!哈哈!”

秦昊眼神突兀一亮,这才爽朗地笑道“原来是……沈兄弟啊!”

沈良的名字在秦昊的脑海里已然模糊,只是依稀地记得这少年姓沈。

对此,沈良并不知,哪怕知道也只是付之一笑罢了,不会去在意的。

“没想到秦大哥还记得我,真是受宠若惊啊!”沈良一边缓缓朝前迈步而来,一边打趣地笑道。

秦昊微微摇头苦笑,却是没有多言。

许诸跟冥狼皆是同时眼神一凝,心中微微沉了沉。

眼前这情形,可是对他们二人有些不妙啊。

旁边持刀的众人见沈良大摇大摆地朝他们走来,当即不禁朝后退了退。

这少年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如此的不惧,怕是有恃无恐,实力不可小觑。

“沈良,今日没你什么事,要是不想惹事就赶紧滚开!”许诸冷冷地道。

沈良嗤笑一声,玩味地说道“我要是不离开,你又想怎样?”

“你这是在找死!”冥狼的眸中散发着幽冷的寒光,冷冷地道。

沈良双手环胸,站在秦昊的身边,冷笑道“我是来找你们两的,借此机会咱们新仇旧账一起算!”

“就凭你?”冥狼冷冷地如此笑道,但那一双眼眸还是忍不住瞥向不远处的云龙真人二人。

沈良淡淡地道“用不着用激将法来激我,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狂妄!今日我跟冥兄定要取你小命!以解我兄弟二人的心头之恨!”

许诸的心头微微松了口气,当即脸上挂起了一抹狞笑,恨不得立马将沈良碎尸万段才好。

这时,那秦昊冷笑着站了出来,与沈良并肩站立,冷道“还有我!”

话音刚落,其身后浑身浴血,有些萎靡不振的三人也是坚定地齐齐朝前跨出一步。

乌兰察布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乌兰察布牛皮癣治疗方法
乌兰察布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乌兰察布治疗牛皮癣费用
乌兰察布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