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指间★小说】霏雨墨烟.影舞祭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0:55
传说千苍山凌门只有有缘人可以找到,然而迄今为止却没有人真正到达那里。
她独自一人行走了很多天,数不清翻过了多少山脉,然而让人绝望的是即便走了那么久,眼前仍是起伏的山峦。层峦叠翠间仅有云雾缭绕,除了此刻奔走的她,竟再无活物。
干粮已经所剩无几,若是再寻不到千苍山凌门,也许她就要死在这里。想到这里,她愁云惨淡的脸浅浅露出一抹凄凉的笑。如果能死在这里,也许会是一件幸福的事!
淡绿色的暗花云锦裙因长时间的奔走已被挂破了好几个洞,原本鲜亮的金丝线此刻却成了牵绊树枝的障碍。她回头望了望来时的路,薄雾已经笼罩了原本清晰的视野。
应该没有人会追上来吧!她在心里如是想到,旋即低低一笑。死了也罢!总比呆在家里等着被杀要好得多!
前方的云雾渐渐变成淡紫色,轻薄的日光从枝桠间漏下来,像一束束绸缎倾泻而下,轻柔的感觉让人满心愉悦。她笑了笑,然后坐在一棵大树底下微微抬着头凝视着斑斓的光点。如果死了,一切都会结束。说到底,还是自己与凌门无缘罢!
“哎呀,你死在这里的话我会很苦恼的!”一个轻柔的男音突然响起。
她迷茫地望了望四周,并未见到什么人影。是幻觉吧,一路走来连一只毛毛虫都没有看见,怎么可能会在这么荒凉的地方遇见人呢!她有些自嘲般地笑笑,然后缓缓闭上眼。太久了,身体好累好累,强大的无力感让她不愿再往前走哪怕一步。
“我说你呀,如果不想活的话也不要死在我面前呐,很麻烦的!”男音再次响起。
她没有睁开眼,疲惫的感觉让她不想思考。她轻轻地枕着树干,阳光落在脸上,轻柔温暖。只是这样安静的死去就好了!
男子见她仍是一动不动,有些冷淡地皱了皱眉,然后从几米远的一棵大树上轻盈落下,缓缓朝她走去。他的脚步很轻,叶片和树枝与长袍磨擦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女子仍旧没有睁开眼。他有些好奇地凑到她跟前打量了一番,淡紫色的眸子随之露出晶莹如水的光芒。
“哎呀,真是很可惜呢!难得来了一个美人儿!”男子用手中的折扇挑起她的下巴仔细看了看,颇为惋惜地说。
“可惜吗?你希望我活着吗?”女子缓缓睁开眼,凄然一笑。
“因为死了很可惜啊,难得生得这么美!”男子淡淡一笑,微微卷曲的金色长发滑落在她脸上。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希望我活着!”女子的笑意越发浓了。
“还是想活着吗?”男子颇为疑惑地望着她。他以为她已经想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从她身上,他完全感觉不到求生的欲望。但是听见他的话,她似乎又有些开心。
“也没有人愿意随随便便就死啊!”女子仍是笑,笑得很无力,像是迫不得已才走入此般境地。
“可是救人很麻烦呢!不过既然你想去凌门,那么我让人送你去凌门好了!”男子缓缓收回折扇,静静地注视着她的眼眸。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谢谢你!希望我们还有机会见面。”
随即,女子陷入了昏迷。
他仔细地看了看她的妆容打扮,蓦然发现她头上的那支发簪,镂空花纹的末端是一朵紫色的莲花,莲花的雕刻极尽细致,宛如活物。莲花和发簪的连接处垂下几颗紫色圆珠,晶莹剔透的感觉有些像水晶。
他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真不该说出送她去凌门这样的话啊,死在这里就好了么!那么麻烦!”说完又望了女子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映呢?”男子抱着手肘,用折扇支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轻声低语,然后一脸笑容地望着她。没有迟疑,他伸出手轻轻取走了那支发簪。三颗垂珠上都刻有字,果真没错!
“这就是所谓的宿命?”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发簪放进袖子里,渐渐消失在紫色的薄雾中。

2.紫竹笛

醒来时女子发觉自己已经来到了陌生的地方。仿佛是躺在床上,看看四周,木质的房屋和窗户透出古旧纯净的气息,与她曾经生活的地方有着很大的不同。这里的气息很温和,会让人产生一股莫名的踏实感。
“看来你很中意这里呢!”一名男子走进来对她说。
“为什么这么说呢?”女子有些好奇,随之也便从床上坐起来。
“虽然陷入昏迷,但是你一直拧紧了眉头。方才只是睁眼望了一下四周,你便笑了。”男子的语气很温和。
女子看了看他,一袭白色的锦缎长袍上以水蓝色、墨色和金色绣了几株兰花,淡雅之中隐匿着一股兰花的清香。他左手握着一支紫竹,竹的末端挂有白色的飘穗。银色的长发一直垂到紫竹上,柔软的感觉让人想伸手抚摸。
他静静地站在她床前,用那双琉璃般的银色瞳孔注视着她,没有过多的表情。
女子施施然一笑问道:“这里是千苍山凌门?”
“算是吧!我是凌笙月!”男子淡淡地说。
女子稍微迟疑了一下,缓缓起身下床,对他微微欠了欠身说:“谢谢你救了我,我是墨如烟。”
低头的瞬间,女子注意到自己还穿着那身满是破洞的云锦裙,不由得微微红了脸。
“这里从未住过女子,所以很抱歉,不能为你准备衣物!”凌笙月似是看懂了她的心思,淡淡的解释说。
“不,没关系。我只是个逃命的人罢了!”墨如烟笑了笑,眼底有一丝冷意。
“既然来到了这里,也是有缘。你可以住下来!”
“谢谢!”墨如烟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最后却只吐出这两个字。她突然觉得心里很累,她不了解,那些人究竟还算不算她的家人。如果是,他们又怎会对她那般冷漠。自母亲失踪后,他们就一直想要置她于死地。身为亲人的他们此刻竟不及面前的他来得亲切。
墨如烟低垂着眉眼,墨色的瞳孔渐渐暗淡下去,略微卷曲的茶褐色长发遮住了她的脸。这是不属于她的地方,不管是之前见到的男子还是凌笙月,他们都与自己不同。没有人和自己是一样的,也许这就是他们想要杀她的原因吧。真是奇怪的世界啊!
“诶,你把她弄哭了吗?笨蛋月!”先前那名金发男子缓缓走进房间里说。
“不,我没事!”墨如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陡然抬起脸笑着说。
“因为是美人儿,所以你要好好珍惜。”男子用折扇戳了戳凌笙月的心口,微笑着说。
“你这话像是在对自己说的!”凌笙月微微一笑,轻轻用紫竹拂开了他的折扇。
“我喜欢美人儿,但是我对麻烦的美女没兴趣!还有你,不要一天到晚吹你这支破笛子,难听死了!”男子用折扇指了指凌笙月手中的紫竹,微微皱了皱眉淡淡地说。
“你就这么介意我用紫色?”凌笙月的言语颇有几分挑衅的味道,只是眉目间依是温柔。
“谁说介意啦!麻烦的人!”男子颇为不满的折身往外走。
“对了,救你的人是我哦,绝对不是那个笨蛋!你不要表错了情!”走到了门口,男子又回头补充了一句。
“谢谢,请问你是?”墨如烟疑惑地望着他。
“名字什么的太麻烦,我忘记了,让他告诉你!”男子说完径自走了出去。
“萧棂兮。是个很好的人!”凌笙月温和地对墨如烟说。
“不是凌门的人吗?”
“凌门的人都是我这样的头发,不论姓氏与否,都是如此。”
墨如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在床上坐下。
“食物就在偏厅里,出门便可看见。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凌笙月说完离开了房间。
呆呆地坐了好一会,墨如烟才突然从回忆中惊醒一般,陡然睁大了双眸。她神情恍惚地望了望四周,然后朝屋外走。
桌上的食物很清淡,仔细一看,竟都是些不同品种的竹笋做成的食物。
墨如烟淡淡一笑,仿佛突然摆脱了什么束缚一样,满目舒畅地吃着这里的东西。墨如烟曾一度以为千苍山凌门是隐藏在深山里的世界,他们会有自己的宫殿与生活方式,每一个人都能和平共处,如同遗落在山水间的世外桃源,让外面的人充满了向往。只是此刻她才蓦然发现,也只有这种简单洁净的小木屋才是真正适合一个隐居者的地方,绝对的安静与清幽,让人记不住时间。
凌笙月独自走进竹林里,在竹林深处,淡淡的紫色薄烟层层笼罩,成片的湘妃竹被衬得极为美艳。凌笙月斜靠着一根粗大的竹子抬头仰望,只见几竿竹子间悬挂着一张大网,萧棂兮安然地躺在网上。
“你带她来找我有何用意?”凌笙月望着萧棂兮的侧脸淡淡地说。
“不是跟你说了要好好珍惜吗?你怎么还是这么麻烦!”萧棂兮慵懒地回答,然后把脸转了过去。
“如果你不说清楚我现在就砍了这些竹子!”凌笙月扯起嘴角一笑,依旧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笨蛋月,现在这片竹林只剩下这几竿大点的竹子,你若是再砍,我就把你刚培育好的竹笋全部吃光!”萧棂兮颇为气愤的说了一句。这个家伙总是这样,明明知道他喜欢湘妃竹,也知道他喜欢在这里睡觉,居然三番五次的用竹子来威胁他。就算他的能力再好,也还是会有重量的吧,那些瘦小的竹子如何能够承受住他的重量!
“不说是吗?”凌笙月温柔一笑,然后飞快地从袖子里掏出一支长长的竹笛,霎时间,一阵凛冽的风随着他的动作扬了起来,竹子也随之晃荡。
“你敢动手,我马上就去吃了那些竹笋!”萧棂兮拧紧了眉头转过脸俯视着他。真不知道上苍是怎么安排的,明明给了他一副好皮囊,怎么内心竟是如此邪恶!萧棂兮在心里如是想到。
“没关系,我可以再种。只要多花点心思,它们很快就能长出来!”长笛再次被他扬起,森冷的光线如同一把利刃直逼竹竿。
“啪”的一声,萧棂兮手中的折扇落下来撞到凌笙月的长笛上,冰冷的光芒旋即消失。
“都说了是个麻烦的女人,现在就已经这么麻烦了!”萧棂兮轻盈落下,面对着凌笙月静默而立。
“这是你自找的!怕麻烦就不要带过来!”凌笙月轻轻一笑,满目温柔。
“不要对我露出这种表情!笨蛋!”不知什么时候折扇又回到了他手中,他用折扇指着凌笙月的脸一本正经地说。
“我也说过不要用这个东西当手指!”凌笙月拿紫竹笛拂开他的折扇,仍是一脸微笑。
“喏,你要的答案!”萧棂兮说完从袖子里掏出先前的莲花簪,然后递到他面前。
“是她吗?”凌笙月像是感叹又像是疑惑地说了一句,然后接过了发簪。
发簪的垂珠上分别刻着“水”、“冷”、“月”三个字。凌笙月拿在手中细细地抚摸,像是在开启前尘往事一般,神色凝重。
“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啊!”萧棂兮叹了一口气。
“没关系,只要是她就好!”凌笙月温柔的笑着,像是在看着什么珍视的东西一般,眉目温良。
“你这种表情更要命!”萧棂兮略微蹙了蹙眉。此刻如果有女人在场,一定会为他疯狂。这是一种妖娆到骨子里的冷艳之感,然而却丝毫不乏男人的俊冷与大气。只看一眼,便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
“你莫不是还在介意当初某个人的一席话?”凌笙月扬起眉眼,饶有趣味的一笑。
“废话,她都那样看着你,痴迷于你的笑容了,你难道还能忘记?”
“我倒是真记不得了!”凌笙月一脸浅笑,说完又望了望莲花簪。于他而言,只要能记住这根发簪的主人就好,其他人,特别是女人,都是可有可无的。
“我就是讨厌你这个样子,分明不在乎别人,却偏偏露出那样的笑容。可她居然夸奖了你,全然不顾我的感受!”萧棂兮一脸挫败地望着他。
“还不是因为你太放荡了,根本不值得被赞美!从你出生到现在,有多少女人为你痴狂,你数得清吗?”凌笙月灿烂一笑,像是发现了什么趣事。
“放荡?难道身为美男子的我就不该得到女人们的追捧么?像你这样整天对着同一个女人,人生会了无生趣的!”
“所以她永远都不会赞美你!可惜呀,一个绝色佳人。再也不会有生得那么美的女人了,偏生还又很懂你!”凌笙月说完朗朗一笑,全然不顾萧棂兮此刻铁青着脸色。
那个女人,只是一句赞美自己的话就已经让萧棂兮记了这么多年,还真是不容小觑啊!凌笙月笑了笑,在心中如是想到。随后缓缓朝小木屋走去。
萧棂兮望着他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

.千苍山

墨如烟独自待在小木屋里,她并不知道萧棂兮拿走了她的莲花簪。走了太多的路,她忖度着发簪是不是掉在森林里的某个地方了。虽然从记事起就有了这根发簪,而母亲也曾告诫过她绝不可以弄丢,但是此刻这些都让她觉得毫无意义。这是墨家的记忆,也是自墨家就有的束缚,既然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他们的亲人,那么这个东西也是可有可无的吧!
墨如烟慵懒地倚在窗边看着窗外的竹林,青翠的颜色,粗壮的枝桠,薄雾层层笼罩的感觉仿佛深入云端。心里没来由的喜欢上了这里,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让她觉得欣喜,仿佛很久以前她就是住在这里的一般,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凌笙月从竹林里走了出来,洁净的白袍被风轻轻扬起,让她心里不由得为之一震,像是久未谋面的恋人翩然而至的喜悦,让她不自觉地露出温柔的笑容。
凌笙月站在窗外温和地对她说:“过些日子可能会有人来看你!”
墨如烟疑惑地望着他,并不言语。
“不用担心,只是朋友。你总是要认识的!”凌笙月轻轻一笑,一种温暖而迷离的光晕自他眼中透出来,炫目而深情的目光让她不由得微微红了脸。
她有些羞怯地低下头,像是害怕他看穿她之前的想法一般,脸不由得转了过去。她为他的话感到喜悦。这是从未曾有过的感觉,被一个人认真地对待,满目的温柔让她觉得安心,甚至是最初的恐惧与绝望也渐渐褪去,她的人生,好像在遇见他的那一刻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共 1 42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多年过去了,武侠凌笙月终于等到泠幽的重生。泠幽是他深爱的人,她拥有绝世的舞姿,可却失踪了很久很久。这个名叫墨如烟的女子和泠幽是那么的相像,师父说过墨如烟重生之后就是泠幽,可当墨之国解开墨如烟的封印时,墨如烟却真的死了,却没见到泠幽,悲情的凌笙月无奈抱起死去的墨如烟绝尘而去。凄凉的故事,让人无比纠结。欣赏。推荐阅读。编辑:叶孤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20904】
1 楼 文友: 2012-02-08 14:16:40 又是一个凄婉的故事! 爱好文学,愿文学的殿堂永远追随我,独树一帜,书写靓丽人生!
2 楼 文友: 2012-02-08 21:20:09 嘻嘻 真的不是莲啊!我一直以为即使你写的不是莲,也会是跟他有关的。这篇竟然完全没有莲的存在。甚至完全没有你的影子。那么为什么你可以写出来啊!还真是十分的好奇啊! 游离红尘观风云,但愿逍遥为魅影。
 楼 文友: 2012-02-1 18:21:54 你好,欣赏,拜读了,握手,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佳作,遥敬!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4 楼 文友: 2012-07-25 00:47:47 巴尔扎克说,小说是庄严的谎话。而我更在乎小说的细节描写并喜欢感受细节的魅力。
回复4 楼 文友: 2012-07-25 1 :26: 1 我赞同你的话,不过我没明白这跟我的小说之间存在的关系。婴儿大便干燥
小儿口臭
成人纸尿裤怎么分号
怎样购买成人纸尿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