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亡灵阶梯 第460章 拿人打赌

发布时间:2020-01-18 19:22:26

亡灵阶梯 第460章 拿人打赌

怎么回事?程千寻走到小窗口这里,透过栅栏往外看。显然刚才鲁道夫不光将门口用一根粗木桩将门顶了起来,还拿旁边的粗缰绳将门把手连同能绑的东西全部捆了个结实。

此时猛然心中豁然一亮,鲁道夫刚才是知道她在什么地方的,否则也不会支开同伴,将门口封死。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程千寻将手从栅栏里伸出,可根本就碰不到那些绳子和木桩。她退后了两步,环顾四周。这间小小的木屋从上到下,除了门就是窗,没有其他可以出去的地方。手指敲了敲墙壁,只能怪这里太富庶了,就连间放干草的屋子木板都有半寸厚。

如果撞的话,也许能撞得开,但别想一二下就行。撞击发出的声音,一定会让其他人听到,到时发现她的人,熏心是利还是欲,那就不知道了,鲁道夫吃准她不会冒险。

弄不清鲁道夫想干什么,现在也逃不走。程千寻索性就又钻进了干草里,用草将自己埋起来后,闭上眼睛就睡。

天亮了,当第一道曙光露出,程千寻变身为白狐,借着窗旁放着的木梯子,很顺利接着细柔的身体,从窗口栏杆穿过。

跑到转弯处时,看到鲁道夫正踏着晨光一路走来,走到木屋前,他先用手拉了窗栅栏,确定没有松动后,再将上面绑着的横七竖八东西全部去掉,走了进去。

鲁道夫果然是知道、或者大部分肯定她躲在里面,所以昨夜将门反锁支开其他人。

程千寻来不及想其他的了,飞快地朝着最高处的城堡跑去。趁着现在人少,她狐狸样子不比人形安全多少,人类见到她就想扒了她的皮,要尽快回到雷格尔身边。

到了那个排水口,她钻了进去,一溜烟的跑进了房子,跑到雷格尔房间门口。用爪子推了推,门推不动。她索性就趴在了门口,闭上眼睛睡觉。

过了会儿,一个女佣正好经过。一见门口趴着雪狐,赶紧地敲门:“老爷,老爷,雪狐回来了。”

里面就听到下床的声音,随后雷格尔连鞋都没穿、只套上了一件单衣就跑到门口,打开了门。

一见到雪狐立即抱了起来:“你去哪里了?又是一晚上没找到。”

女佣恭敬地回答道:“老爷它就躺在门口。”

程千寻努心中再不痛快,也眯着眼睛,裂开嘴,嗲嗲地叫了一声,努力把雷格尔萌出鼻血来。

雷格尔果然笑了起来:“真受不了你了。把整个城堡都翻了个遍,都找不到。我以后不关门了,你一推就进来。”

“熬~”她继续卖萌,还象狗一样,微微甩了几下厚长的大尾巴。把雷格尔喜欢得。

“怎么那么脏?”雷格尔抱着她后,伸手在她身上摘着稻草,又抓起她的爪子看了看,脚底都是泥,于是他将雪狐交给了这个女佣:“帮它洗个澡。”

程千寻挣扎了几下,可女佣死死地抱着她,一个劲地鞠躬说好。

雷格尔点了点头。刚要进去还不忘提醒着:“用温水洗,不要让它生病了。”

好几天没有洗澡了,程千寻舒服地蹲在热水里,女佣又转身去拿正在火上烧的水,还自怨自怜着:“人呀,不同出生就是不同的命。现在连一只狐狸都比我活得强。还要帮它烧洗澡水,还要帮它洗澡。”

她拿着热水一转身,顿时乐了起来。这只雪狐在大木盆里,象人一样是背靠在边上,正在用前爪洗着自己肚子上的毛。

洗好后。女佣将雪狐放在了一条干布上:“不要摇头甩毛哦,否则我还要打扫这里。”

雪狐并没有象猫狗或者其他有毛动物一样,毛湿了会从头开始一路摇到尾巴,将浑身的水能甩出去多少是多少。

“你确实讨人喜欢,看看这一身的皮。”女佣赞叹道。

程千寻斜眼看了她一下:你长了这一身皮就知道烦了,人皮再难看也不会要了命。

雷格尔和其他两个老爷今天醒得挺早的,太阳到九点方向时,就坐在木桌旁开始喝酒聊天。

当洗好澡,毛差不多干的程千寻跳到了雷格尔大腿上时,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雪狐毛一洗干净,浑身的毛都更加蓬松,看上去就象个毛球。整张脸就看到乌黑的眼睛、湿漉漉的鼻子、以及微微裂开吐出一小节鲜红小舌头的有着黑线的尖尖嘴。

雷格尔喜欢极了,用手摸着:“你这个小家伙,还没帮你起名字,叫什么好。。。要不叫雪花?”

程千寻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她最想听到的当然是从他们嘴里吐出她的真名。她摇头的样子,让这些男人又发出笑声来。

“是公的还是母的?”斯内德也来兴趣。

“应该是母的。”雷格尔把她抱起来,露出全是毛的白花花肚皮。

要不是毛挡着,程千寻恨不得在雷格尔脸上来一巴掌。

“赫赫。”斯内德笑着道:“叫白银怎么样?”

“不错呀。”雷格尔想讨好,而且这个名字也确实不错。可大腿上的雪狐却一个劲地摇头,头都摇成了拨浪鼓。

戈登想了想,一拍大腿:“可能它不喜欢有颜色的,索性特别点,叫撒拉!”

斯内德和雷格尔顿时爆笑了起来,斯内德笑得话都有点颤抖了:“撒拉,意思是女主人,难道让她当女主人?”

雷格尔简直捂着肚子了:“这个名字绝对不错,正好和路易侯爵的女儿撒拉同名。”

程千寻只有托下巴叹气了,男人呀永远长不大。

看着雪狐郁闷的样子,雷格尔摸着它脑袋:“那你想叫什么?”

程千寻一下就精神了,她跳到了桌上,用爪子在桌面上写着。

“划什么?”雷格尔好奇,正要看,鲁道夫佩着剑大步走了进来。

鲁道夫站在桌子另一边,站直微微点头行礼。

斯内德的视线和注意力全都转到了鲁道夫身上:“什么事情?”

这下程千寻越发郁闷了,这个时间点赶得也太巧了吧?鲁道夫快点说吧,说完了,也许雷格尔还能接着刚才的话茬继续,让她把自己的名字写出来。

鲁道夫严肃而冷静,语气平静却字字听得清清楚楚:“伯爵大人,那个哑女人赎身费多少?”

戈登顿时瞪起了眼珠子,雷格尔也愣住了,程千寻的嘴巴也微微张开了。

而斯内德很是惊诧,打量了鲁道夫几眼,笑了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不是昨夜看到后看中了?”

显然刚才她洗澡时,有人已经过来汇报过了。

斯内德笑着摇头:“这个女人太厉害了,什么话都不说,就把我最好的骑士迷住了。”

鲁道夫淡淡地道:“伯爵大人最懂属下的。”意思就是要。

斯内德侧头对着雷格尔,用商量的口吻:“雷格尔子爵,你看怎么办?虽然她来历不明,可毕竟在你的领地,要不这样,如果把这个女人送给我,我就帮你搞定路易侯爵的女人,怎么样?”

雷格尔苦笑着:“要搞定也容易,给她找个男人就行。”

斯内德抬着一根眉毛戏谑道:“可不是普通男人就行,你说说,去那里找一个你这样身材的贵族?如果身材不让他的宝贝女儿满意,那必须至少一个侯爵,或者象我这样外表的伯爵。”

雷格尔转头对着一个人:“戈登子爵,怎么样?要不你娶了她,路易侯爵生了六个,全都死了,就一个女人。”

戈登不温不火地道:“他还有侄子,据说还有二个私生子,难保他为了有人继承爵位娶了一个平民女人,然后去求他的亲侄子皇帝,册封个什么瓦乐湖女男爵、赫斯山女勋爵之类乱七八糟的封号。”

“这也是。”雷格尔所有所思着,其实这种事情在所有未婚的贵族老爷心中早就盘算了无数次了吧:“可你娶了她,路易侯爵一高兴,说不定也能给你弄个高点的爵位,这应该不会乱七八糟的吧?”

戈登的话现实得市侩:“我财产已经足够了,要爵位靠剑就行,不想让人笑话为了爵位娶了一个性格很活泼的侯爵女儿。”

“性格很活泼”,这句话让其他两个老爷乐了。

斯内德笑着道:“谁说戈登子爵不善言辞?这话简直说绝了。”

鲁道夫站在那里,笑都不笑,手扶着剑。他是来要人的,不是来听贵族聊天的。

看着这个骑士,站在那里就有股子煞气,比试过的戈登更是来了兴趣,提议:“要不这样,斯内德伯爵不是说他如果要找人,哪怕在坟墓里也能翻出来吗?我们索性三个打个赌,看谁能先把这个女人找到,如果找到,就归谁。而且输的人给赢的人五个金币,怎么样?”

“我出十个金币。”斯内德立即翻了倍,随后笑着对雷格尔道:“我肯定赢,雷格尔子爵五个金币自然不用给我了,而戈登子爵的五个金币就当是这个女人的赎身费,雷格尔子爵开一张自由人证明就可以了。”

斯内德转向鲁道夫:“怎么样?”

“多谢伯爵大人!”鲁道夫点头行礼,脸上却没有普通人的大喜过望,只是嘴角微微扬起。

“能让你满意还真不容易。”斯内德感叹着。

而程千寻苦呀,这下她每天晚上都要到处躲避逃命了。rp

安庆市纺织医院
成都体育学院附属体育医院
常德牛皮癣治疗方法
惠州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泰州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